亲爱的陌生人

不说温柔,至少随和

【楼诚及衍生日常】蒸煮发糖了怎么办我好激动(1)

此文会有续集,讲述的是院草赵启平萌上西皮最后和蒸煮在一起的故事

此文西皮:谭赵,凌李。

——————————



01

赵启平,六院一根草。

小伙子长得帅身材好,而且还会开车,这样好的男人哪里找。

当然,如果你忽略他穿的衣服。

————————————

某天,赵启平发现医院病房的电视全部都换成了伪装者,而且医院里小护士都在微信群里叫着“楼诚大法好。”“湖畔旁,树林边,我和阿诚荡秋千。”

赵启平以为她们中了某种邪教。

并且,只要他从小护士面前走过就会听到“院草好像阿诚啊。”

所以,这是个什么情况。

院草正在崩溃的边缘,把赵启平推向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赵启平在大学时就特别崇拜敬佩的师哥——院长凌远。

一天,赵启平去院长办公室送报告,门没有关,看见凌远全神贯注地看着电脑。

啊,师哥好帅。赵启平歪头看着凌远。

“我想我以后的家就是这样子。”

等等?!怎么有点熟悉?

“湖畔旁,树林边。”我和阿诚荡秋千?!

赵启平差点脱口而出,他愤怒又绝望地关上门。

妈的智障,破医院吃枣药丸。

【微笑再见】

——————来自赵医生最新一条朋友圈。

短小不是我的错,端午安康。

评论(1)

热度(58)